秦至不语

初投稿#渣文笔#望海涵

“亚瑟先生,你确定要坚持吗?”眼前的东方人淡笑着把茶杯放下,一双凤目直直地向我逼来,犀利地竟让人不敢面对。
我低下头抿了一口红茶,恰到好处的冲泡让人沉浸其中,“也就是耀才能泡出这么好的红茶吧,”我赞了一句,抬头,却见东方人的目光仍然犀利地盯着自己不放,又喝了一口红茶,镇定地答道,“当然。贺瑞斯在我这里能受到最好的一切待遇,我会将他捧成东方之珠,比日本还强。相比之下,王耀,你能带给他什么?”
东方人脸色不变,“拿本田菊说事,呵。鸦片,这招你用烂了。”
我摇摇头,瞥一眼对方猛然收紧的袖口,“用烂不用烂的,有用就好。”顿了顿,我继续劝道“耀,你何必这么固执呢,你明明可以……”
话未说完,就被东方人粗暴的打断:“呵!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!怎么,想跟我分享依靠自己养成的阿尔弗雷德作威作福的心得?”东方人脸上满是讥讽。
我无话可说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跟王耀是同类人,都是一手养大的弟弟摆脱了自己的掌控,反过来想掌控我们。
“作威作福什么的,只有当事人才能了解不是么?而且,凭这一点,贺瑞斯一定会是我的!”我所有的力气几乎都耗在这番话上了,这之后我便匆匆告辞逃离了这里,好久没这么狼狈了啊,我一边逃一边自嘲。
东方人呆坐在原地,盯着自己那杯茶一点点散了热气,脸色遮在树荫下阴晴不定,良久,他捧起那杯凉透的茶一饮而尽。

1972年2月,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,于周恩来总理历史性的握手,宣告两国关系的破冰。
1972年7月,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,签署《中日联合声明》,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,揭开了中日两国关系新的一页。
石破天惊。
我被这接连的消息震得说不出话来。从苏联收编周围国家成为他的卫星国开始,我就知道会出事,王耀那家伙怎么可能屈服别人之下呢?果然,很快两国就闹翻脸了,苏联掐断了一切资金技术的输送,企图用这些使王耀屈服,但,怎么可能呢!
王耀会不会成为苏联的卫星国是阿尔发愁了很久的问题,这下两国因为这事闹翻,阿尔高兴坏了,再三确认之后,想要把王耀拉到自己这方的阵营里,我知道阿尔肯定会有动作,但没想到这么快。
只不过……
日本一向是听阿尔的命令行动的,怎么这次……我不记得阿尔有下命令啊……
我匆匆赶到上次不欢而散的会客园,想找王耀问个究竟,却不由地被这里的景色所迷,脚步慢了下来。
正值仲夏,正门甬道旁树上蝉鸣阵阵,叶似滴翠,随着微风轻轻起舞;风中携着丝丝缕缕沁人心脾的荷香,循香溯源,来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荷塘,粉绿映衬,格外协调可爱,我不由想起了曾经那个奢华到极致的皇家园林……王耀真是太过顽固,导致我们屡屡在这边土地上受挫。
一阵清亮婉转的笛声响起,打断了我的思虑,我暗想王耀果然春风得意,居然享受起来了。
我想过我会见到一副丝竹靡靡的景象,可却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,对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,我几乎站立不稳。
湖心亭纱帘微扬,露出两个人,一人舞剑一人吹笛,舞剑的人动作流畅优美,目光却从未离开过吹笛之人,那目光炽热而偏执,连我都能感到那浓浓的情感,吹笛人却能处之坦然,含笑以应。
是本田菊和王耀。
一曲舞毕,王耀放下手中之笛,笑着颔首,“小菊的剑舞愈发纯熟完美了。”我读懂了东方人的唇语。
本田菊背对着我,他回答什么我听不到也看不到。只见他们又聊了两句,本田菊被王耀按到一旁的座位上,而他亲为捧茶。
过了一会儿,本田菊激动起来,王耀安抚地把手压在了他的肩上,而本田菊猛地起身,狠狠地一把抱住了王耀,王耀脸上仍是清淡的笑容,甚至伸手安抚地拍了拍本田菊,凑至对方耳边说话。眼神却直直的钉在了我身上,满是深意。
他们再做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,我想,要不是因为我身后有颗树,我一定已经倒下了。
王耀,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意识体?
背后的伤呢?
他怎么可以不在乎?怎么可以装的这么真?怎么可以……原谅啊……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