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至不语

我们的同人

惊闻咖啡厅贴吧被封噩耗。
想写些什么。
想留住你们。
可最终还是像握不住的沙。
我构思许久的文,终于开始动笔。
大约会是以段子的形式呈现,文中全是私心,祈祷无熟人看见。


“舞燃姐!那个……墨竹哥性格挺好的……在咖啡厅很受欢迎,经常有你们学校的学妹来找他呢。”
然的脑中突然响起傲雪的这段话,她恍惚了一下,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……好像是笑着,说挺好。
对面包厢里又在起哄说笑,隔音效果真差,然想牵起嘴角笑一笑,可是没有力气。被起哄之人带着笑意的温柔声音穿透层层嘈杂到达她的面前,无情地攻击着她最后的坚强,“……这样不太好吧,能不能换个惩罚……跟舞燃没什么关系……那好吧……二号是?”
他本可以拒绝,但他没有。
然最后的防御也崩溃了,她跌跌撞撞地冲出去,手放在包厢门把上,却在下一波声浪冲击中仓皇逃离,她逃离了KTV,走到大街上,面对着繁星满天,放声大哭。
最后回到咖啡厅的然,装的好像没事人一样,笑着冲前台打招呼,“离劫er!晚好!给我做一杯黑咖啡好不好!”
“舞燃晚好!你不睡觉啦?”离劫有些疑惑。
“哎呀就是想喝了!离劫er你手艺好,给我做一杯呗。”舞燃仍是笑着,央求。
“好吧好吧,待会儿睡不着可不许来折腾我。”离劫无奈地叹口气,伸手揉了揉舞燃的头,转身去做咖啡。
舞燃欣赏着离劫忙碌的身影,突然问道:“离劫er,你说南音女神他们都去哪儿了呢?离开这里他们能去哪儿呢?”
离劫手下一顿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“夜晚就是用来回忆的嘛……我想他们了。”舞燃的表情有些落寞。
“别胡思乱想啦!”离劫抬手敲了敲舞燃的头,“他们在哪儿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他们永远会记得咖啡厅。”
“精神永存嘛……”舞燃揉揉被敲的头,“离劫er,你会一直在这里吗?”
“我相信我会。”离劫的口气是那么坚定,让人不由地相信她能做到。
“唔……”舞燃若有所思地安静下来。
咖啡的醇香一点点散发出来,离劫熟练地将咖啡倒进印着“安定区”字样的咖啡杯里,转身端到吧台上,“好了请慢用。钱就扣在你工资里了。”
“真残忍。”舞燃闻着黑咖啡带着苦涩的香气,舒服地眯了眯眼。
“你会离开吗?”离劫静静地问道。
“……怎么会离开呢?”舞燃冲离劫笑了笑,表情看不出一点勉强,她低头端起咖啡,轻快地打招呼“我去楼上喝啦~值班的家伙努力哟~”
离劫望着舞燃的背影,总觉得不安。

第二天清晨,墨竹才带着满身的疲惫回到咖啡厅,与吧台里困倦的离劫打了个招呼,就匆匆上楼休息了。
离劫本来想跟他说舞燃的异常,但看到他困倦的神情,想了想,还是没说。
但没过几分钟,墨竹就跌跌撞撞冲下楼,手里捏着一个信封,神色是少见的慌张,“舞燃有没有跟你说她去哪儿了?”
离劫的不安得到应验,“她昨晚端着咖啡上楼了啊。你别急,去别人房间问问,说不定她去别的房间睡了。”
墨竹摇了摇头,“她走了。”
“什么!”离劫隔着吧台揪住墨竹的衣领,“你他妈说什么?”
墨竹颤抖着把手里的信封放到吧台上,“她给我留的信。”
离劫小心翼翼地取出信纸,熟悉的字迹,熟悉的每一个字,组合起来却让她一阵晕眩。她不信邪地调出监控,只见舞燃上楼后许久许久,只身一人出来,冲监控镜头笑了笑,画面变成雪花点之前,只看到了舞燃远去的背影。
离劫死死咬住嘴唇,红着眼眶揪住墨竹的衣领,咬牙切齿地问道,“你对舞燃做了什么?”

评论